设为首页收藏本站

世界王网 刘远方 哲学鼻祖 哲学与共产主义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搜索
热搜: 活动 交友 discuz

第二节:应用真懂哲学的标准辨别真假哲学

2014-4-22 09:59| 发布者: admin| 查看: 1776| 评论: 0

摘要: 第二节:应用真懂哲学的标准辨别真假哲学     一·三把尺子是识别真假哲学的标准    运用三把尺子作为真懂哲学的标准:  A·前中国人民政治协商会议主席李瑞环的四个反对的尺子:(A)·这也不对,那也不对 ...

 

第二节:应用真懂哲学的标准辨别真假哲学

 

  

     一·三把尺子是识别真假哲学的标准

  

  运用三把尺子作为真懂哲学的标准:

  A·前中国人民政治协商会议主席李瑞环的四个反对的尺子:(A)·这也不对,那也不对,怎么对,他不说;(B)·这也不是,那也不是,怎么是他不说;(C)·这也不能,那也不能、怎么能他不说;(D)·这也不行、那也不行,怎么行他不说”。用这样的四个反对的态度来认识、运用哲学。B·我国著名大分哲学家任继愈在《央视·大家》栏目中指出的三个哲学家的尺子。C·贺麟的三项要求的尺子:贺麟在《文化与人生·读书方法与思想方法》中就指出,中国人平日已养成只重一物的实用、目的、效果,而不去研究一物之本性的思想习惯。这种思想上的成见或习惯如不打破,将永远不会产生科学知识……但假如不去做效果的推论,而去做本性的探讨,就可以产生纯学术知识。譬如,对于格物的“物”的本性,加以系统的研究,可成物理学,或自然哲学……研究心或意的本性,可成心理学;研究身的本性,可成生理学……逻辑的方法、体验的方法、玄思的方法。用这样的合乎事物的“本性的探讨的逻辑的方法、体验的方法、玄思的方法”三项要求来写作的哲学。

  这样由于有了三把尺子,对于我的这个真正的哲学的认证和辨别来讲,总算具有了一定或间接的依靠,从而来达到让自己和别人都能真懂的目的,来证明其是真正的哲学的书。可是贺麟却在《文化与人生·论哲学纷无定论》中直言“于是我这篇短文说来说去也没有定论……”的说自己做不到。

  具有了这样的“四个反对、三个哲学家、三项要求”,就能够使得我们所探讨的哲学具有正确性、准确性、可操作性,就使得能够打破、打败中国以及世界上所有所谓的专家、教授的形而上学的观点,致使在事实面前,得到这些所谓的专家、教授的理解和认可。

  相关提示:三把尺子的来龙去脉。

  

  “矫枉必须过正,不过正不能矫枉”,与英国著名哲学家罗素多次合作的逻辑学家和数学家怀特海曾说:19世纪最伟大的发明就是找到了发明的方法,一种新方法进入人类新生活中来了。如果,有理解我们这个时代,有许多变化的细节……都不必谈,我们的注意力必须集中在方法本身。这才是震撼古老文明基础的真正的新鲜事物。中国哲学从周易到老子……西方哲学从古希腊哲学到柏拉图……人们在哲学这块领域里摸爬滚打、南征北伐、浴血奋战,有的人甚至为此付出了自己宝贵的生命,但是对于哲学这个名词的解释,却从来没有一个正确的答案,即都不能给予其一个正确的、全面的抽象和具体相统一的解释,因而也就不能给予它一个具体或形象地比喻,而只是到了马克思主义的出现,才具有了恩格斯“马克思的整个世界观不是教义,而是方法,它提供的不是现成的教条,而是进一步研究的出发点和这种研究使用的方法”这样的把马克思主义或哲学解释为“方法”这样的雏形,但这仍然是一个抽象的解释,因为 “进一步研究的出发点和这种研究使用的方法”这句话并不能使人们对于“马克思的整个世界观”进行正确的运用或应用,这样就致使大分哲学家贺麟在《文化与人生·论哲学紛无定论》中指出“一部哲学史显得是派别复杂,思想分歧,对于里面的问题,几千年以来,此亦一是非,彼亦一是非,好像是得不到确定的结论……于是我这篇短文说来说去也没有定论,尚待对这问题有兴趣的人的讨论和指教”的现象,虽说是在几十年前的事,但是直到如今,这种现象依然毫无改变。我经过多次访问、请教,认为有几本最好的书,但看了以后,却不尽人意。例如在当今被称为中国最高的哲学权利中心——中央党校函授学院2008年还在使用的《马克思主义哲学简明教程·绪论·第一节》,杨春贵教授对“什么是哲学”做出了“哲学是理论化、系统化的世界观……它是由一系列范畴、规律、原理所组成的世界观的理论体系”的这样的解释。虽说这是个最好的答案,但它依然不是一个正确的答案,因为在后来的解释中,他不能把它准确地具体化——对于一系列范畴、规律、原理进行具体的解释,不能正确阐述范畴、规律、原理之间的辩证关系等;中国哲学协会郭国勋所著《马克思主义应用释义·序言》虎头蛇尾、无果而终;美国国际研究院国际政策研究所执行主任诺曼莱文教授,在中国人民大学演讲会上就说过“恩格斯只是个初中毕业生、没有上过大学,所以就不能真懂哲学和就不是个哲学家”这样的话,而诺曼莱文教授之所以能够到中国人民大学演讲,是因为中国人民大学臧峰宇老师翻译了他的《不同的路径、马克思主义与恩格斯主义中的黑格尔》一书……不仅仅是五十步笑百步;即使我最为钦佩“20091118日下午……正在对其‘哲学的思想前提批判’的命题进行演讲”的著名哲学教授孙正聿,用自己的手,指着自己的鼻子提出了“向自己(指孙正聿教授)学习”的方法,来推广自己的哲学,虽然路子是最正确的路子,但又是半途而废。

  相关提示:在此以前所有的所谓哲学家对哲学的解释都是盲人摸象。

  

  然而苏格拉提或柏拉图等都不止一次的说自己不懂哲学,应该说这是最符合客观事实的结论,但是后来的那些道行还不如苏格拉提或柏拉图的人们,同样由于没有真懂哲学,不但没有去对其进行更加深入彻底的研究探讨,或者可能也是为了也把自己奉为哲学家,于是就不顾事实、不顾苏格拉提或柏拉图著作中的显而易见的种种错误的观点、谬论等,就对这些错误的东西不顾一切的加以粉饰,并且以“真正的好医生绝对不会说自己是一个好医生,甚至说自己不懂医学”这样的例子来进行具体的解释,硬是把苏格拉提、柏拉图说成是哲学家。谬种误传、上行下效…… 但是我却针锋相对,说“真正的好医生绝对不会说自己是一个好医生”这句话有时是真的,而“说自己不懂医学”是不可能的,即使这样说了,它也是一种环境下的产物……更不能把最多也只能说是个希望成为哲学家的人,由于误入歧途,学习了一些与哲学有关的书,就把自己说成是哲学家一样,所以对于苏格拉提或柏拉图等,最多也只能把他们称为“分哲学家”,而不能把他们称为哲学家。因为他们并不懂得哲学的本性、原理、规律、六六统一,更不能说他们真懂哲学……他们若是说自己真懂了哲学,绝对是与事实大相径庭的,所以应该把在此之前称之为哲学家的人,称为分哲学的硕士、博士、专家、教授、分哲学家、大分哲学家等,则为名正言顺,诺曼莱文教授亦是分哲学教授,马、恩、列、斯、毛等则同样不能例外。这也应该是对于那些把毛泽东也说成是不懂哲学的博士生、教授,包括美国诺曼莱文教授的“恩格斯不是哲学家”的正确回答。否则时中华人民共和国副主席、现中国共产党总书记习近平就不会提出“重新学习马克思主义”这个课题。于是在以后的文章中,我将正式使用这些称呼。

  相关提示:为此前的哲学家正名。

  

  因此所有一切以研究探讨哲学理论为生的“分哲学家”,都不过是一叶障目或一得之见的写了一些最多属于“只重一物的实用、目的、效果”的带有哲学气息的文章、书籍而已。怎样才能真懂哲学,什么叫真懂哲学,用什么做标准呢,有没有这个标准呢,这个标准能够被人们承认吗,等等这些问题就摆在了我的面前,使我难以简单的给予说明。然而我的《怎样》这本书价值到底如何呢?我的自诩“ 旷古以来唯一的、分数刚刚及格的真正的哲学家”的目的与效果能否相互一致呢?这个“我们的注意力必须集中在方法本身”是不是真正的与“震撼古老文明基础的真正的新鲜事物”相一致呢?是不是能够达到贺麟的三项要求呢?对此,我本人回答是非常肯定的。这种使用哲学的方法,就是对于恩格斯这个抽象解释的更进一步或者是最为具体的、正确的解释。除此之外,根据我对专家教授的所有请教,目前还没有发现真懂这一方法、甚至是恩格斯这段话的内涵的人。鉴于这一点,那么站在充分发挥哲学马克思主义功能的角度,发现使用马克思主义的方法,使广大哲学爱好者能够对其进行最有效的使用和操作,其价值一定会比前者更大和更好,两者相比,前者也只是做了最多不能超过我的《怎样·第四章·第一节》中唯物主义世界观框架中的30%的工作,而我的却占70%。在当前社会主义空前危机的情况下,这种使用哲学的方法的彻底化,就是怀特海的“方法本身”,并且它也必将能够非常容易地证明:直至在全世界很快掀起一个新的学习运用哲学的高潮——世界文化大革命”的预言,绝非虚言和王婆卖瓜的自卖自夸。相反,如果不能把这一具有巨大的现实意义和深远的历史意义的伟大成果告诉社会、告诉国家、告诉世界。这不但是我个人的最大耻辱,也是马克思主义者以及中国共产党的最大耻辱,更是中国人民的最大耻辱。试想,如果马克思当年能够发现使用哲学或马克思主义的这一方法,他绝对不会再说“我只知道我自己不是马克思主义者”这句话,以及使后来的学者更搞不清“什么是马克思主义”这个命题。从而说出了我在《怎样·第三章·第五节》中,给予直至目前的所有对于马克思这句话的专家教授们的反驳,以及致使本书出版社——文联出版社的一位非常负责任的编辑,在全部认真仔细地看完我的全稿后认为:此书写的最深刻,最不可辩驳,搞好了能够“飞黄腾达”,搞不好便会坐牢,年纪大了,经不起折腾为由,而拒绝了自己的签名的现象发生。

  相关提示:以马克思和中国半个理论家的话为实据,证明真正的哲学。

  

  怎样才能称得上是真懂或者使人们能够真懂哲学呢?要解决这个问题,就要盲从、或借鉴、遵循真正的哲学或分哲学家贺麟的三项要求来认识、理解,才能达到这个目的,而马克思挖掘、写出的以生产力与生产关系,或经济基础与上层建筑等这些历史唯物主义的著作,由于和哲学的功能(见图4解释)相吻合,所以列宁刀不血刃,斯大林横扫德国法西斯如卷席,毛泽东“用兵真如神”等等,就都使得他们在世界上建立了名声上最为先进的社会主义国家等。但是由于哲学没有出现,就不能使人类从自在社会走向自为社会,也就使得苏联解体与我们今日的社会主义建设不能找到正确的方式方法;伟大的社会主义革命的旗手列宁为此付出了毕生的精力和生命,虽说他也说过“没有一个人懂得马克思主义……没有懂得逻辑学,就不能懂得马克思……”但是他也没有从哲学的本质和办法等方面进行研究和探讨,也就没有真懂哲学,所以即使他的接班人斯大林也只能披坚执锐、纵横驰骋、罄尽自戕,但苏联现在已经是词尽曲终;我们的伟大领袖毛主席虽然也说过“我党真懂马克思主义的人不多,有的人说是懂了,其实也没有真懂”的话,但是他也没有真懂哲学,因为据我推测他应该知道我国明朝开国皇帝朱元璋不忘本,为了达到反腐防腐,其方式方法可谓是前无古人、后无来者,手段无所不用其极,杀人无数、血流成河等,或者据毛佩琪所著《明朝那些事儿·朱元璋卷·扫除一切腐败者》所载“与这种群众检举揭发相比朱元璋肃贪的主要限速来源是他的耳目,也就是我们上面介绍过的检校。这些人遍布全国各地,一旦发现官员有贪赃枉法等问题即可上奏,而朱元璋也拿出了玩命的精神,即使情报送到京城已经是半夜,他也会立刻起床接见。

  甚至有的贪官今天刚收红包,第二天就会有纪检官员来找他,并将他抓回论罪。其效率不可谓不高。

  朱元璋使用了这么多的手段,自己也全力配合,按说贪污行为也应该绝迹,然而情况远没有他想象的你们简单。

  朱元璋制定了法律,规定当时的刑罚限于笞 、杖、徒、流、死五种,从字面上也容易理解这五种刑罚,客观来说,在封建社会这些刑罚并不算重。这也是朱元璋考虑到前朝的刑罚过重而做出的一种改进。

  但朱元璋并不是个按规矩出牌的人,在对付贪官污吏和反对他的大臣上,他用的绝不是这几招。

  在他实施的刑罚中,最有名的莫过于凌迟,把人绑在柱子上,用刀慢慢割,如果行刑的人技术好,那受刑者就要受苦了,据说最高记录是割三千多刀,把肉割完了人还没死。

  除此外,还有所谓抽肠(顾名思义),刷洗(用开水浇人,然后用铁刷子刷)、秤杆(用铁钩把人吊起风干)、阉割、挖膝盖等等。

  然而在这些令人生畏的死亡艺术前,官员们仍然前赴后继,活象一群敢死队,成群结队地走到朱元璋的刑具下。

  自明朝开国以来,贪污不断,朱元璋杀不尽杀,据统计,因贪污受贿的官员有几万人,到洪武十九年(官员1386年),全国十三个省从府到县的官员很少能够做到满任,大部分都被杀掉了。在当时官员未必是件好事,能平平安安地活到退休就已经很不错了,完全可以自豪的说以声阿弥陀佛。

    朱元璋十分不理解,为什么这些人饱读诗书,以所谓“朝到闻,夕死可矣”为人生信条,却在当官之后成了“朝获派,夕腐败”。

    他想破脑袋也不明白,但怎么对付这些人他是清楚的,杀!

  可是杀完一批,又来一批,朱元璋急眼了,于是他颁布了更严厉的法令:“我想杀贪官污吏,没有想到早上杀完,晚上你们又犯,那就不要怪我了,今后贪污受贿的,不必以六十两为限,全部杀掉!”

  可就是这样也没有止住,官员反倒越来越少,于是在当时的史料中出现了这样一个滑稽的记录:改年同批发榜派官三百六十四人,皆为进士监生,一年后,杀六人。

  似乎这个数字并不多,别急,后面还有:戴死罪、徒流罪办事者三百五十八人。

  大家明白了吧,这三百多人没一个漏,再说说这个戴死罪、徒流罪。

  什么叫戴死罪、徒流罪办事呢,这可是明朝的一个奇特景观。很多犯罪的人过堂,上到衙门才发现当官的人也带着镣铐,和自己一摸一样,后面还有人监视。除了衣服是官服,活脱脱就是个犯人。

  这种情况的出现就是因为官员被杀的太多,没有人干活了,朱元璋虽然勤劳,但也不能代替所有官员。于是他创造了这样一个戴死罪、徒流罪办事的制度,具体的操作办法是,官员犯法,判了死罪,先拉下去打几十板子,就在给官员伤口涂药,估计自己小命不保的时候,牢里突然来了几个人,不管死活的把受罚官拉出去,塞到马车上,送到各衙门去处理公务。

  想死?便宜了你,活还没干完呢!

  结果是被判了死罪的官员给下面跪着的人判死罪,然后自己再到朱元璋那里去领死。

  活干完了,要杀要剐您看着办吧。

  该杀的杀掉,该徒刑、流放的也执行吧,别再折腾了。

  从文我们可以看到,朱元璋是下了大力气肃贪的,但效果并不是很好,这是值得分析的,大凡在封建朝代开国时期,官吏比较廉洁的,而洪武年间出现了如此大范围的官员因贪污被杀,是很不正常的。

  应该说,朱元璋的某些政策制定和执行出现了问题,官员贪污的主因固然是他们自己不法行为,但官员待遇过低,朱元璋肃贪手法过于急躁,也是重要原因之一的这些故事。但是他并没有能够去继往开来、把我国的社会主义革命和建设推向到一往无前的真正的社会主义革命和建设的正确轨道,相反却是穷兵黩武的搞了文化大革命等运动,到头来虽说是还要继续,可毕竟还是被马放南山。然而究竟如何解决贪污腐败这个大问题,虽然我们对于文化大革命已深恶痛绝,但是要从根本上解决这个问题,三十年后仍然是束手无策,以致使现在的我们只敢步资本主义国家的后尘,不敢越雷池一步。从而使《干部财产申报法》这个在资本主义国家都可以被通过的法律,在我国全国人大都不能获取通过或能够具有一个新的开端。对于作为自称是全世界最伟大的、最先进的无产阶级政党来说,真正可谓是开了一个天大的玩笑和是一个名副其实的滑世界之大稽。在如今的社会现状面前,我们和朱元璋时代有多少区别?贪污腐败能否避免?怎样才能避免?我这个自称为真懂哲学和马克思主义的人,又应该以什么样的态度和方法来解决这个问题……

  相关提示:列宁、毛泽东讲要人们真懂哲学,其实自己也没有真懂。

  

  只有真懂了哲学的本质和办法,才能够对于工资与廉政、工作与学习、成绩与提干,或者说人们提出的一切社会科学的问题以正确的答案,才能对我在出席第一次人民大学《青年哲学论坛》会后,借机有感而发的“清华出领导、北大出美女、人大出流氓”这句夹在“清华出才子、北大出美女、人大出领导”到“清华出傻子、北大出疯子、人大出骗子”中间的顺口溜,立即就遭到了一位女同学的激烈反对和质问的话,给予合乎逻辑的、客观的认识或解释,才能够通过我的在人民大学的所见所闻、回答大学生、讲师以及教授们或者我对于讲师、教授们的各种提问,使人们看到社会各个不同阶层、各种不同环境、各种不同精神境界的人们的追求、信仰、处世态度等真实面貌,同时能够纠正这些错误的东西。比如针对《参考消息》上外国人批判现俄罗斯的人们不甘心自己已失去的辉煌和地位,想要振兴俄罗斯,却又拒绝从头做起——想要当一个好医生,又不肯从胰腺学起的现象,与我接触到的不要说大学生、即使是大学教师、教授个个都是心浮气躁,都想或都要“一口吃一个胖子”的现象进行比较、分析。告诉人们要想获得事业的成功,或者得到真正的爱情,就必须从“既知其然、也知其所以然”开始学起,从真懂哲学学起,从必须树立起按照规律办事、循序渐进、按照我的这套方法学习哲学的观点学起,才能使那些愿意获得真知的人们真懂哲学。从而不致使这些大学生、大学教师、教授盛名之下、其实难副。例如有一位杨哲禹同学,前后总共用了最多不到三个小时的时间,就说已经学会、掌握了真正的哲学,但是他又说真正的哲学没有什么价值。这一方面说明了当代大学生的聪明,一方面说明了当代大学生的肤浅及自负,一方面却又说明了三个问题:

  相关提示:从哲学的遭遇与变迁看三个人大的轨迹和现状。

  

  A·我的哲学成绩是否已经达到了及格的水平,它不能够以我的主观认识如何而定,而是应该以人们是否能够认识运用,以及它的客观效果如何而定。能够被人们认识运用的,就是及格的,否则就是不及格的;“窥一斑而知全豹”杨哲禹同学用了三个、而不是我预计的四个或者是六个小时,这就说明了真正的哲学是与贺麟所说“我们注重原理,乃是因为原理足以管辖事实,以简驭繁,指导事实”的要求是统一的,是合乎这个标准的,因此它也就是及格和通俗易懂的。

  B·我的哲学水平毕竟太低,还需大家鼎力相助,因为仅仅是及格,所以错误、缺点、片面绝对存在,这就需要大家都来帮助,才能够使其羽毛不断丰满,直至使其能够自由翱翔,尤其是我患有眼疾,且本人自恃具有非凡的管理才能,志在做一名超级企业家,也就会“鱼和熊掌不可兼得”,也就更盼望有志之士玉成此事,真可谓翘首以盼、心急如火。

  C·人们还没有掌握真懂哲学(文章)的方法,需要补习这一课。认真领会、深刻理解著名台湾师范大学曾仕强教授学会、学懂文章的具体方法以及背景(见下文“真懂抽象的内涵和方法”),就会知道虽然说哲学比较容易学会,但也绝对不会像杨哲禹同学说的那么没有价值,否则它也不会成为古今中外的空前绝后的大难题。他之所以这样说,是因为他没有真懂理论对于实践的重要性,更不知道“知其所以然”的艰难卓绝。即虽说是“窗户纸、一捅就透”,但是这层窗户纸敢捅吗?万一是高压电,不就电死人了吗。而哲学这门学问,要想真正的掌握运用它,就必须要像一个好司机一样,不仅要会开,而且还要真懂它的性能等等,然后才能很好地发挥它的作用,以致不致成为好高骛远、眼高手低、妄自尊大的空谈主义者。而这些虽说从我的书本里能够很快学到,即站在抽象的角度,只要把驾驶汽车的离合器、变速杆、方向盘等六大操作系统的道理,运用到哲学的前提、基础、主导等六大操作系统,鉴别其是否与相通。相通的,就是正确的,否则就是错误的。正确的,就去照办,不懂了,就再去查阅书本。根本不用去通看第二遍。我的写作这本书,就是这样完成的。但这与一流技术是长时间才能练成是一个道理——虽说不难,却需要长时间。

  相关提示:虚心以求,在认识掌握真正的哲学的前提下,大家共同努力,来完善真正的哲学。

  

  我碰到和请教过各种各样、其中也包括一些外国的专家、教授、学者,发现没有一个真懂哲学或能够从哲学的功能或本能与本性方面探讨问题的。他们个个没有翅膀、个个都想像鲲鹏一样遨游太空;个个没有缚鸡之力、个个又都想占山为王。抱着从书本里学来的只言片语、拾人牙慧;一叶障目、固执己见;“老子天下第一,偏激都是你们”。因此原中共中央政治局委员、后又担任中国社会科学院院长李铁映针对这一现象,在其出席的讲话会上,非常严肃、而又不失幽默的说:你们这些哲学家、专家、教授,个个都是人杰地灵、知识渊博,可你们又老吵什么呀?可以说是对哲学界现状的最深刻的讽刺和描写、鞭辟入里、入木三分。举例一:美国加尔文大学凯利·J.克拉克博士、教授,自己企图以《进化与伦理》这个命题来完成自己的壮志,实现自己的哲学能够使人们实现人生最高价值的理想,但是他自己也明明知道自己力不能及,可当我通过翻译告诉他,只要能够接受我的“让客观利自己、使主观为别人”的“人生活动支规律”的观点,就能实现他的梦想,问他对此有无兴趣,本来这是一次千载难逢的最好机遇,他当时的回答是回去以后考虑考虑以后给我答复,可是直到现在依然是石沉大海、音信杳无。举例二:马列学院的郭湛教授为人热情、乐于助人,认为我的对于孙正聿教授的提问、或者说我的解释是错误的,是因为我没有真懂哲学的一些概念,可是当我提出概念的解释有三个来源:A·原来的教科书和哲学词典中的解释;B·孙正聿教授的解释;C·按照孙正聿教授的方法和路子,做进一步、或者说是做最彻底的解释时,郭湛教授又茫然不知所措。举例三:还有的学生,当我告诉了他爱情是事业的催化剂时,他也非常不以为然,说别人也曾这样说过,有的还和我吵了起来……可当我给他们提出“人为什么活着?人活着为了什么?人在怎样活着?人应该怎样活着?”这些连专家教授都回答不出来的问题,难住他们以后,他们又不得不从头看起我的文章。当看到“每年、每月、每天都要保障有牛羊肉吃……”精妙处时,他们有的也忍不住也笑了起来,并且大加赞赏、继而又大发感慨……当有的看到“尤其是坠入到爱河的人们的性欲或性交却是以付出精华(性交或射精)越多、越强烈为越快感的,这种‘以付出精华越多、越强烈为最快感’现象的出现”感到不能理解,又不得不再次向我请教……终于心悦诚服。我又对此做了改动……

  相关提示:所有的所谓哲学家、教授在真正的哲学面前,应该正视自己,重新拜师学艺。

  

  当然,我更是从中获益匪浅,又学到或获得了很多的知识和东西。例如干春松教授的热情大度,“孙武读书会”会员的精益求精,郭湛教授的耐心细致,有些学生直言不讳。例如当一位准备考研究生的大学生向我提出了“正在和一个美丽的女同学谈恋爱,而这位女同学又不太愿意,应该怎么办”的问题时,就把我这个自称为“理论与实践的天下第一的马克思主义者”推向了又一条死路,使我不得不继续‘再一次极不情愿’的深入到对爱情的理论探讨中,从而,在贺麟“真懂哲学”的三项要求的指导下,不但找出了爱情的真正定义,而且在引用鲁迅先生《我们现在怎样做父亲》有关“性欲与食欲(见图9解释)”的论述中,不得不说了一些不堪入耳的“淫秽”俗话,进而推翻了自然科学家们亘古不变的“性欲属于人的本能”的有关论述,实实在在的可谓既是“踏破铁鞋无觅处、得来全不费工夫”,又是探骊得珠、种豆得瓜,故而也对有的教师、教授认为马克思主义哲学不应该谈爱情,真正的哲学也不应该谈爱情,或者哲学对于爱情的探讨是不能成功等观点,进行了校正或得到了改正,并且也使得那位大学生对爱情由“至死不渝”变为“学习为主”;不但颠覆了《伦理学》,给其找到了真正的出路,而且见景生情、顺蔓摸瓜又找到了“公平”的真正定义;不但能够从根本上解决人人都咬牙切齿、尤其是令越来越往后、一代更比一代难的中共领袖们愁烦欲绝的贪污腐败这个大难题,而且还能够使知识分子、包括那些想为中国和世界做出较大贡献的大学老师、教授、分哲学家们,轻松地去写一些双方都能讨好、就能出大名的文章。

  相关提示:真正的哲学对于爱情、防腐反腐的探讨必须能够获取成功。

  

  有的人在看了我的文章后,说我批评的多、歌颂的少。这是很对的,但是我依旧不能改变我的作法,因为我要达到“十分诱人、以广招徕的效果”,就要有与之相适应的原则和手段。一是要予以“以资引起您和广大爱好者的兴趣青睐”,就这样我还认为这个文章写的也太长了,二是我们必须面对中国以及世界社会的现实,为了达到我们的目的,不能画蛇添足,所以就必须减少那些不必要的恭维、吹捧等。我不知道生活在资本主义国家的人们感觉如何,但是我感到生活在我们现在的社会主义国家环境中的人们,不能说我们已经得到了我们应该得到的幸福。温家宝总理最近在第十一届全国人民代表大会第三次会议上,重新申明“我们所做的一切,都是为了让人民生活得更加幸福、更有尊严”的话语,振奋人心、令人激动,尤其令我这个研究怎样实现人生最高价值的人,更是感到倍加亲切,我就好像站在泰山之巅,看到了中国人的一个崭新的希望正在从地平线上升起。她不但会照亮中国大地,而且也会照亮整个世界。这是一个多么伟大、多么具体、多么形象的概念啊!这是出自我们总理、和应该说也是出于我们胡锦涛总书记和全国人民心底的最深沉的呼唤、最伟大的呐喊,以及是我们中华民族最绽放的表现。她显示了我们中华民族三百多年以来,从黑暗走向光明,从中国人站起来到中国人富起来,再到为了让人民生活的更加幸福、更有尊严的这些历程,是多么辉煌、多么灿烂。但是按照我的对于怎样实现人生最高价值的有关探讨——按照规律办事,这仅仅是一个开始。走的不好,这个愿望可能使我们这一生都不能实现,然而如果我们能够正确的理解按照规律办事的内涵,从现在或者说从党和国家能够按照我的发现的规律办事,在最长不超过三个月的时间内,这个“更加幸福、更有尊严”的中国人民的最大希望就能够实现,使河南省商丘市赵作海的悲剧不再重演,并且导致我国的幸福指数能够有一个极大的飞跃。

  相关提示:三个月的时间,可以使温家宝总理“更加幸福、更有尊严”的愿望实现。

  

  我这可不是在给我们的温家宝总理和胡锦涛总书记溜须拍马、阿谀奉承,而是要把我在探讨“怎样实现人生最高价值”中的最美好、最伟大的沉淀给予充分展现。有不服气者,请你现在就参阅图13的有关内涵。因为我的实现人的最大快乐,就是建立在实现人的最大幸福的基础上的概念,而这个最大快乐的实现,却需要我们的党和国家做到以下两点:A·知道什么是尊严?正确认识理解什么是根本(指事物的根源)尊严?什么是基本(指事物的主要部分)尊严?B·正确认识理解什么叫做按照规律办事?怎样才能按照规律办事?能不能去按照规律办事。但是这些提问合理吗?它与现实相适宜吗?即使如此,要做到这一点,我们的总理还需要哪些努力?我们的总理能够做到吗?如果做不到,岂不是叶公好龙、好高骛远或功亏一篑吗?然而要求党和国家按照我这个不见经传、微不足道的小人物的希望或建议来做,不要说人们、更不要说是对于中国的知识分子、学者、专家、教授,就是对于我也是感到莫名其妙、啼笑皆非和抱希望于万一的事。但要把这个万一变成现实,也是应该、并且是必须真懂规律的,就必须重新学习、尤其是要学习接受我的观点。果真能如此,整个中国人的“更加幸福、更有尊严”,即刻就能梦想成真。这样即使是你说我是在“给我们的温家宝总理和胡锦涛总书记胡锦涛溜须拍马、阿谀奉承”,又有何妨呢!难道我们不应该这样做吗?何况按照我的360度的角度看待问题,所谓“溜须拍马、阿谀奉承”,在这里应该称之为贬义词;而褒义词则是歌功颂德、造福与民;中性词则是评价正确、以光未来。再者我认为,即使换上你,你也会这么做!因为我没有文学水平,所以要想进一步的“溜须拍马,阿谀奉承”,本人还真是没有这个能力,SORRY,只有让你恨我“有不及而无过之”。

相关提示:为了使温家宝总理更加幸福、更有尊严的愿望实现,要不惜“溜须拍马”。


鲜花

握手

雷人

路过

鸡蛋
您是本站第位访问者

Archiver|手机版|小黑屋|世界王网 刘远方 哲学鼻祖 哲学与共产主义   

GMT+8, 2018-8-16 10:40 , Processed in 0.091808 second(s), 14 queries .

Powered by Shijiewang.Net

© 2001-2013 技术支持:沙河久久网

返回顶部